hello大家好,今天小编来为大家解答以下的问题,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很多人还不知道,现在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

人生若无风雨,又怎能见彩虹?梨花绽放的季节,雨水洒下,如泪如诗,深吸一口气,感受大自然的神奇。我站在闭门的房间里,窗外的景色被时光静静地封存,只有我独自与自己对话。青春的歌谣和梦想在此刻交织成了离奇的回忆。

雨滴敲打着窗户,仿佛在诉说着岁月的轮回。我静静地坐在书桌前,手指轻敲打字机,每一次落下的字母都是对青春的思考。时间流转,如梨花飘零在风雨中,我却被这个空间所困住,竟然忘了时光的美好。

“为何要封闭自己?”窗外的雨水仿佛在问我。“难道不应该去追寻那些未曾尝试过的激情,去感受生命的欢乐与痛苦?”我沉思良久,终于意识到自己被拘禁在过去的回忆中,放弃了与现实世界接触的勇气。

我握紧拳头,决意打破自己的囚笼。推开门,步入大地,我感受到雨水滋润着我的皮肤,瞬间让我清醒过来。梨花依然在雨中绽放,青春的歌谣依然响彻。我回想起被封闭的岁月,那是一个没有飞翔的世界,错过了太多的机会和快乐。

从今以后,我要倾听内心的声音,相信自己的力量,追逐理想的梦想。我决心让青春不再被误掉,不被岁月的风雨淹没。无论是风雨飘摇的梨花,还是转瞬即逝的时光,我都要勇往直前,不再害怕失败和困难。

雨打梨花,带给我一份勇气,让我明白了青春的可贵。我再也不会将自己封闭在闭门之内,而是敞开心扉走向未知,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奇迹。雨停了,阳光穿透云层,照耀着大地。我微笑着,毅然踏出了门外。

从此,我决定拥抱雨打梨花的美好,让青春在风雨中舞动,留下绚烂的印记。不管风雨如何,我都会勇敢前行,不再错过属于自己的青春。深闭门已成往事,我要迎接人生更多的挑战和机遇,用青春与韶华去书写属于自己的华章。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的意思是:深闭房门隔窗只听雨打梨花的声音,就这样遗忘了青春年华,耽误了青春年华。

这句话是从“雨打梨花深闭门,孤负青春,虚负青春。”修改而来,出自于明代·唐寅《一剪梅·雨打梨花深闭门》。完整的原文是这样的:

雨打梨花深闭门,孤负青春,虚负青春。赏心乐事共谁论?花下销魂,月下销魂。(孤负 一作:忘了;虚负 一作:误了)

愁聚眉峰尽日颦,千点啼痕,万点啼痕。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我给大家把翻译也放出来了,便于大家理解:

深闭房门隔窗只听雨打梨花的声音,就这样辜负了青春年华,虚度了青春年华。纵然有欢畅愉悦的心情又能跟谁共享?花下也黯然神伤,月下也黯然神伤。

相思生愁整日都皱着眉,脸上留下千点泪痕,万点泪痕。从早晨到晚上一直在看着天色云霞,走路时想念你啊,坐着时也是想念你!这里有一些我觉得比较重要的词汇,单独解释给大家看:

一剪梅:词牌名,又名“腊梅香”“玉簟秋”等。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六句、三平韵。

赏心乐事:欢畅的心情,快乐的事情。论:说。

销魂:黯然神伤。

颦(pín),皱眉。

啼痕:泪痕。如果只看文章的话可能比较难以理解其中的意思,那么我们就得结合文章当时的创作背景来解读:

唐寅因科场案受牵连入狱被贬后,其生命轨迹已经远离传统士大夫阶层。生平多出入声色场合,因此在他有很多以女性为题材的作品,此词即为其中之一。现在我们知道了原文意思和创作背景,接下来就一起欣赏评析一下这篇文章:

《一剪梅·雨打梨花深闭门》是明代词人、一代文豪唐寅,即唐伯虎以女子口吻所作的一首闺怨词。这首词的佳处不只在于词句之清圆流转,其于自然明畅的吟诵中所表现的空间阻隔灼痛着痴恋女子的幽婉心态更是动人。唐寅轻捷地抒述了一种被时空折磨的痛苦,上下片交叉互补、回环往复,将一个泪痕难拭的痴心女形象灵动地显现于笔端。

上片首句,即以重重门关横亘在画面上,它阻断了内外的联系,隔绝了春天,从而表明思妇对红尘的自觉放弃,对所思之人的忠贞挚爱。以下五句,似乎是思妇的内心独白,但更像“画外音”,是对“深闭门”情节的议论。“深闭门”是思妇的特定行为:她藏于深闺,将一切都关在门外,正见其相思凄楚之难堪。这空间的阻隔,既无情地拉开着恋者的距离,而空间的阻隔又必然在一次次“雨打梨花”、春来春去中加重其往昔曾经有过的“赏心乐事”的失落感;至若青春年华也就无可挽回地在花前月下神伤徘徊之间被残酷地空耗去。时间在空间中流逝,空间的凝滞、间距的未能缩却花开花落,人生便在等待中渐渐消逝。

下片正面描写为情感而自我封闭状态中思妇的形象,通过皱眉洒泪、看天看云、行行坐坐几个连续动作,表达其坐卧不安的无边相思。

活过之物终将凋零,只可在“行也思君,坐也思君”中,“愁聚眉峰尽日颦”。上片的“花下销魂,月下销魂”,是无处不令人回思往时的温馨;下片的“行也思君,坐也思君”则写尽朝暮之间无时不在翘首企盼所恋者的归来,重续欢情。作者轻捷地抒述了一种被时空折磨的痛苦,上下片交叉互补、回环往复,将一个泪痕难拭的痴心女形象灵动地显现于笔端,诚无愧其“才子”之誉称。

历代诗人、词人笔下“闺怨”之作多不胜数,愈是习见的题材愈难出新意,从而所贵也尤在能别具心裁。在这里介绍一下这篇文章的作者:

唐寅(1470—1523),字伯虎,一字子畏,号六如居士、桃花庵主、鲁国唐生、逃禅仙吏等,汉族,南直隶苏州吴县人。明代著名画家、文学家。据传他于明宪宗成化六年庚寅年寅月寅日寅时生。他玩世不恭而又才气横溢,诗文擅名,与祝允明、文征明、徐祯卿并称“江南四大才子(吴门四才子)”,画名更著,与沈周、文征明、仇英并称“吴门四家”。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的意思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深闭房门听彻窗外雨打梨花的哀音,就这样忘却了青春年华,贻误了青春年华。一剪梅·雨打梨花深闭门【明】唐寅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 赏心乐事共谁论?花下销魂,月下销魂。 愁聚眉峰尽日颦,千点啼痕,万点啼痕。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白话译文:深闭房门听彻窗外雨打梨花的哀音,就这样忘却了青春年华,贻误了青春年华。纵然有美好愉快的心情能跟谁共享?花下也黯然神伤,月下也黯然神伤。整日里都是眉头紧皱如黛峰耸起,脸上留下千点泪痕,万点泪痕。从早晨到晚上一直在看着天色云霞,行走时想念你啊,坐着时也是想念你!此词以女子声口,写离别相思之情。上片表现思妇对所思之人忠贞挚爱的心理,下片正面描写为情感而自我封闭状态中的思妇形象。全词轻捷地抒述了一种被时空折磨的痛苦,上下篇交叉互补、回环往复,将一个泪痕难拭的痴心女形象灵动地显现于笔端。

孤负青春

出自明代唐寅的《一剪梅·雨打梨花深闭门》

雨打梨花深闭门,孤负青春,虚负青春。赏心乐事共谁论?花下销魂,月下销魂。(孤负 一作:忘了;虚负 一作:误了)愁聚眉峰尽日颦,千点啼痕,万点啼痕。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译文

深闭房门隔窗只听雨打梨花的声音,就这样辜负了青春年华,虚度了青春年华。纵然有欢畅愉悦的心情又能跟谁共享?花下也黯然神伤,月下也黯然神伤。整日里都是眉头紧皱如黛峰耸起,脸上留下千点泪痕,万点泪痕。从早晨到晚上一直在看着天色云霞,走路时想念你啊,坐着时也是想念你!

扩展资料《一剪梅·雨打梨花深闭门》是明代词人、一代文豪唐寅,即唐伯虎以女子口吻所作的一首闺怨词。这首词的佳处不只在于词句之清圆流转,其于自然明畅的吟诵中所表现的空间阻隔灼痛着痴恋女子的幽婉心态更是动人。

唐寅轻捷地抒述了一种被时空折磨的痛苦,上下片交叉互补、回环往复,将一个泪痕难拭的痴心女形象灵动地显现于笔端。

虚负青春

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的意思是空有才学,理想至今都没实现。

出自唐代诗人崔珏的《哭李商隐》。

这首诗是情辞并茂的悼友诗。李商隐是一代才人。李商隐的诗辞采精工富丽,韵调婉转微,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由于政治宗派斗争的原因,这样的大诗人于病死荥阳后,文坛竟然出奇地沉默,极少有人赋诗撰文来纪念他。现存的当时悼念李商隐的诗仅有这珍贵的《哭李商隐》诗出自李的挚友、诗人崔珏之手。

崔珏说李商隐有才且“凌云万丈”,可知其才之高,而冠以虚负二字,便写出了对世情的不平。有“襟抱且终生不泯,可知其志之坚,而以未曾开收句,便表现了对世事的鞭辟和对才人的叹惜。首联貌似平淡,实则包含数层跌宕,高度概括了李商隐坎坷世途、怀才不遇的一生。

撼动人心的悲恸,是对着有价值的东西的毁灭。这首诗就是紧紧抓住了这一点,把誉才、惜才和哭才结合起来写,由誉而惜,由惜而哭,以哭寓愤。得愈高,惜得愈深,哭得愈痛,感情的抒发就愈加浓烈,对黑暗现实的控诉愈有力,诗篇感染力就愈强。互为依存,层层相生,从而增强了作品的感染力。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全诗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明代·唐寅《一剪梅·雨打梨花深闭门》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 红满苔阶绿满枝,杜宇声声,杜宇声悲!交欢未久又分离,彩凤孤飞,彩凤孤栖。 别后相思是几时?后会难知?后会难期?此情何以表相思?一首情词,一首情诗。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 赏心乐事共谁论?花下销魂,月下销魂。 愁聚眉峰尽日颦,千点啼痕,万点啼痕。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闺怨 , 女子思念 注释 一剪梅:此词牌以周邦彦所作起句有“一剪梅花万样娇”句,故取为调名。又名“玉簟秋”、“腊梅香”。重头六十字,平韵。 “雨打梨花”句:用宋人李重元《忆王孙·春词》结末成句。 销魂:黯然神伤。 颦:皱眉。“愁聚”句意为整日眉头皱蹙如黛峰耸起。 “晓看”句:两个“看”字实系无意义举止,乃特定心态的外现行为。 简析 《一剪梅·雨打梨花深闭门》是明代词人、一代文豪唐寅,即唐伯虎的作品。这首词的佳处不只在于词句之清圆流转,其于自然明畅的吟喔中所表现的空间阻隔灼痛著痴恋女子的幽婉心态更是动人。唐寅轻捷地抒述了一种被时空折磨的痛苦,上下片交叉互补、回环往复,将一个泪痕难拭的痴心女形象灵动地显现于笔端。 唐寅(1470—1523),字伯虎,一字子畏,号六如居士、桃花庵主、鲁国唐生、逃禅仙吏等,汉族,南直隶苏州吴县人。明代著名画家、文学家。据传他于明宪宗成化六年庚寅年寅月寅日寅时生。他玩世不恭而又才气横溢,诗文擅名,与祝允明、文征明、徐祯卿并称“江南四大才子(吴门四才子)”,画名更著,与沈周、文征明、仇英并称“吴门四家”。唐寅 白马金羁辽海东,罗帷绣被卧春风。 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 东风且伴蔷薇住,到蔷薇、春已堪怜。 终古闲情归落照,一春幽梦逐游丝。 长安白日照春空,绿杨结烟垂袅风。 离恨做成春夜雨。添得春江,划地东流去。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风光人不觉,已著后园梅。 群芳烂不收,东风落如糁。 西湖春色归,春水绿于染。 青山如黛远村东,嫩绿长溪柳絮风。 杨柳阴阴细雨晴,残花落尽见流莺。 迟日园林悲昔游,今春花鸟作边愁。 酒未开樽句未裁,寻春问腊到蓬莱。 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

以上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关于“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的具体内容,今天的分享到这里就结束啦,如果你还想要了解更多资讯,可以关注或收藏我们的网站,还有更多精彩内容在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