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大家好,今天来给您讲解有关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二陆游的相关知识,希望可以帮助到您,解决大家的一些困惑,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二陆游

今天是十一月的第四天,天空阴沉沉的,仿佛要有一场大雨即将降临。我准备穿梭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去一探秋雨的魅力。

远远望去,山谷间云雾弥漫,群山在雨水的洗礼下苍翠如玉。向前走去,寒风凛冽,夹杂着细雨,透过薄雾,我仿佛看到了山坡上重重叠叠的红叶,它们像是红色的羽毛,摇曳在寒风中,十分迷人。我不禁忍不住拿出相机,将这美丽的景色定格在了镜头里。

继续前行,渐渐地,大风骤起,骤雨倾盆而下。我匆忙地躲到一棵大树下,雨水打在身上,凉意顿时袭来。站在雨中,我感受到了秋雨的浪漫与狂野,它带给人们一种清新的气息,让人心旷神怡。

淋湿了身子的我决定找一处避雨的地方。走了一段路,我发现了一家小茶馆,开门迎客。我走进茶馆,一股浓郁的茶香扑面而来,舒缓了我的疲惫。坐下来,我点了一杯热茶,暖和了身子。透过窗户,我看到外面的世界被大雨笼罩,仿佛变成了一个水世界。

温暖的茶水和怡人的香味让我放松下来,静静地欣赏着雨中的美景。水滴打在窗户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仿佛是一个个音符,奏响了一首美妙的乐曲。我不禁沉浸在这美丽的场景中,感受着大自然的神奇。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带给我一次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机会。我学会了用新的视角欣赏雨中的美景,感受雨水的清凉与洗礼。雨过天晴,我带着一颗满足的心情,离开了茶馆,回归到熙熙攘攘的城市生活中。

这次的陆游,使我更加懂得珍惜平凡的生活,感受大自然的变幻与美丽。无论风雨还是晴天,每一天都是一场不同的演绎,我们需要学会与之共舞,感受大自然带给我们的美好!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二陆游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二)翻译如下:

我直挺挺躺在孤寂荒凉的乡村里,没有为自己的处境而感到悲哀,心中还想着替国家防卫边疆。

夜将尽了,我躺在床上听到那风雨的声音,迷迷糊糊地梦见,自己骑着披着铁甲的战马跨过冰封的河流出征北方疆场。

原文: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赏析:

这首诗是南宋诗人陆游创作的七言绝句,表明陆游投身抗战、为国雪耻的壮志至老不衰。诗人空怀壮志,却不为朝廷所重,只能“僵卧孤村”,把为国家恢复中原的理想寄托到梦境之中。感情深沉悲壮,凝聚了诗人的爱国主义激情。扩展资料

作者简介:

陆游(1125—1210年),宋代爱国诗人、词人。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他具有多方面文学才能,尤以诗的成就为最,在生前即有“小李白”之称,在中国文学史上享有崇高地位,存诗9300多首,是文学史上存诗最多的诗人。

其诗内容极为丰富,抒发政治抱负,反映人民疾苦,风格雄浑豪放;抒写日常生活,也多清新之作。有《剑南诗稿》《渭南文集》《南唐书》《老学庵笔记》《放翁词》《渭南词》等数十个文集传世。

创作背景:

陆游自南宋孝宗淳熙十六年(1189年)罢官后,闲居家乡山阴农村。此诗作于南宋光宗绍熙三年(1192年)十一月四日。当时诗人已经68岁,虽然年迈,但爱国情怀丝毫未减,日夜思念报效祖国。

诗人收复国土的强烈愿望,在现实中已不可能实现,于是,在一个“风雨大作”的夜里,触景生情,由情生思,在梦中实现了自己金戈铁马驰骋中原的愿望。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二陆游的意思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二)全诗和意思是什么?

我来答有奖励

life无明小鱼

LV.5 2019-03-28聊聊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二首(其二)》

宋代:陆游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译文:我直挺挺躺在孤寂荒凉的乡村里,没有为自己的处境而感到悲哀,心中还想着替国家防卫边疆。夜将尽了,我躺在床上听到那风雨的声音,迷迷糊糊地梦见,自己骑着披着铁甲的战马跨过冰封的河流出征北方疆场。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二陆游翻译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二原文及翻译如下:

原文: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译文:

穷居孤村,躺卧不起,不为自己的处境而感到哀伤,心中还想着替国家戍守边疆。夜深了,我躺在床上听到那风雨声,就梦见自己骑着披着盔甲的战马跨过冰封的河流出征北方疆场。注释:

僵卧:躺卧不起。这里形容自己穷居孤村,无所作为。僵,僵硬。

孤村:孤寂荒凉的村庄。

不自哀:不为自己哀伤。

思:想着,想到。

戍(shù)轮台:在新疆一带防守,这里指戍守边疆。戍,守卫。

轮台:在今新疆境内,是古代边防重地。此代指边关。

夜阑(lán):夜残;夜将尽时。

风吹雨:风雨交加,和题目中“风雨大作”相呼应;当时南宋王朝处于风雨飘摇之中“风吹雨”也是时局写照,故诗人直到深夜尚难成眠。铁马:披着铁甲的战马。

冰河:冰封的河流,指北方地区的河流。

作者:陆游(1125年11月13日-1210年1月26日),字务观,号放翁,汉族,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尚书右丞陆佃之孙,南宋文学家、史学家、爱国诗人。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二陆游读音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一文字版注音+音调:(易错读音:卷)fēng juǎn jiāng hú yǔ àn cūn ,sì shān shēng zuò hǎi tāo fān 。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xī chái huǒ ruǎn mán zhān nuǎn ,wǒ yǔ lí nú bú chū mén 。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一全文翻译:天空黑暗,大风卷着江湖上的雨,四周的山上哗哗大雨像巨浪翻滚之声。溪柴烧的小火和裹在身上的毛毡都很暖和,我和猫儿都不愿出门。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二文字版注音+音调:jiāng wò gū cūn bú zì āi ,shàng sī wéi guó shù lún tái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yè lán wò tīng fēng chuī yǔ ,tiě mǎ bīng hé rù mèng lái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二全文翻译:我直挺挺躺在孤寂荒凉的乡村里,没有为自己的处境而感到悲哀,心中还想着替国家防卫边疆。夜将尽了,我躺在床上听到那风雨的声音,迷迷糊糊地梦见,自己骑着披着铁甲的战马跨过冰封的河流出征北方疆场。其一赏析:主要写十一月四日的大雨和诗人之处境。前两句以夸张之法写大雨瓢泼,其声响之巨,描绘出黑天大风大雨之境,很是生动,波涛汹涌之声正与作者渴望为国出力、光复中原之心相印。后两句转写近处,描写其所处之境,写出作者因天冷而不思出门,其妙处是把作者的主观之感和猫结合一起写。这首诗也道出了作者处境悲凉。其二赏析:以“痴情化梦”的手法,深沉地表达了作者收复国土、报效祖国的壮志和那种“年既老而不衰”的矢志不渝精神,向读者展示了诗人的一片赤胆忠心。诗的开头两句,意思紧密相联:“僵卧孤村不自哀”叙述了作者的现实处境和精神状态,“尚思为国戍轮台”是对“不自哀”这种精神状态的解释,前后照应,形成对比。“僵、卧、孤、村”四字写出了作者此时凄凉的境遇。“僵”字写年迈,写肌骨衰老,“卧”字写多病,写常在床蓐;“孤”字写生活孤苦,不仅居处偏僻,而且思想苦闷,没有知音;“村”写诗人贫困村居,过着荒村野老的凄苦生活。四字写出了作者罢官回乡后处境寂寞、窘迫、冷落的生活现状。笼罩着一种悲哀的气氛,让人十分同情。但接下去“不自哀”三字情绪急转,又现出一种乐观豪放之气。诗人对自己的处境并不感到悲哀,贫病凄凉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值得悲哀之处;诗人自己尚且“不自哀”,当然也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但他需要理解,理解他终生不渝的统一之志,理解他为这个壮志奋斗的一生,理解他的满腔热血、一颗忠心,就是“尚思为国戍轮台”的精神状态。这两句诗是诗人灵魂和人格的最好说明,山河破碎,国难当头,自有“肉食者谋之”,诗人不必多此一举。诗人正是因为“喜论恢复”、热心抗敌才屡屡受打击,最后才罢官闲居的。作为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他一生问心无愧,对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尽到了自己的责任,而今后国运如何他可以毫不负责。虽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诗人作为年迈多病的老人也已不能承担报国杀敌的义务了。作为一个既无责任也无义务的七旬老人仍有“为国戍轮台”的壮志,这就让人肃然起敬慷慨扼腕。相比之下,那些屈辱投降的达官贵人和苟且偷生的人,他们承担着责任和义务却无心复国,显得渺小和可鄙。“夜阑卧听风吹雨”紧承上两句。因“思”而夜阑不能成眠,不能眠就更真切地感知自然界的风吹雨打声,由自然界的风雨又想到国家的风雨飘摇,由国家的风雨飘摇自然又会联想到战争的风云、壮年的军旅生活。这样听着、想着,辗转反侧,幻化出特殊的梦境——“铁马冰河”,而且“入梦来”反映了政治现实的可悲:诗人有心报国却遭排斥而无法杀敌,一腔御敌之情只能形诸梦境。“铁马冰河入梦来”正是诗人日夜所思的结果,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诗人的英雄气概。这也是一代志士仁人的心声,是南宋时代的民族正气。

陆游的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作者是宋代文学家陆游。其全诗如下: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前言】《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是绍熙三年(1192年)十一月陆游退居家乡山阴时所作。第一首诗写大雨和诗人所处,第二首诗表明陆游投身抗战、为国雪耻的壮志至老不衰。诗人空怀壮志,却不为朝廷所重,只能“僵卧孤村”,把为国家恢复中原的理想寄托到梦境之中。感情深沉悲壮,凝聚了诗人的爱国主义激情。【注释】⑴溪柴:若耶溪所出的小束柴火。⑵蛮毡:中国西南和南方少数民族地区出产的毛毡,宋时已有生产。宋范成大《桂海虞衡志·志器》:“蛮毡出西南诸番,以大理者为最,蛮人昼披夜卧,无贵贱,人有一番。”⑶狸奴:指生活中被人们驯化而来的猫的昵称。⑷僵卧:直挺挺地躺着。这里形容自己穷居孤村,无所作为。僵,僵硬。⑸孤村:孤寂荒凉的村庄。⑹不自哀:不为自己哀伤。⑺思:想着,想到。⑻戍(shù)轮台:在新疆一带防守,这里指戍守边疆。戍,守卫。轮台:在今新疆境内,是古代边防重地。此代指边关。⑼夜阑(lán):夜深。⑽风吹雨:风雨交加,和题目中“风雨大作”相呼应;当时南宋王朝处于风雨飘摇之中,“风吹雨”也是时局写照,故诗人直到深夜尚难成眠。⑾铁马:披着铁甲的战马。⑿冰河:冰封的河流,指北方地区的河流。【翻译】我直挺挺躺在孤寂荒凉的乡村里,没有为自己的处境而感到悲哀,心中还想着替国家防卫边疆。夜将尽了,我躺在床上听到那风雨的声音,迷迷糊糊地梦见,自己骑着披着铁甲的战马跨过冰封的河流出征北方疆场。【赏析】第一首诗主要写十一月四日的大雨和诗人之处境。前两句以夸张之法写大雨瓢泼,其声响之巨,描绘出黑天大风大雨之境,很是生动,波涛汹涌之声正与作者渴望为国出力、光复中原之心相印。后两句转写近处,描写其所处之境,写出作者因天冷而不思出门,其妙处是把作者的主观之感和猫结合一起写。这首诗也道出了作者处境悲凉。第二首诗以“痴情化梦”的手法,深沉地表达了作者收复国土、报效祖国的壮志和那种“年既老而不衰”的矢志不渝精神,向读者展示了诗人的一片赤胆忠心。诗的开头两句,意思紧密相联:“僵卧孤村不自哀”叙述了作者的现实处境和精神状态,“尚思为国戍轮台”是对“不自哀”这种精神状态的解释,前后照应,形成对比。“僵、卧、孤、村”四字写出了作者此时凄凉的境遇。“僵”字写年迈,写肌骨衰老,“卧”字写多病,写常在床蓐;“孤”字写生活孤苦,不仅居处偏僻,而且思想苦闷,没有知音;“村”写诗人贫困村居,过着荒村野老的凄苦生活。四字写出了作者罢官回乡后处境寂寞、窘迫、冷落的生活现状。笼罩着一种悲哀的气氛,让人十分同情。但接下去“不自哀”三字情绪急转,又现出一种乐观豪放之气。诗人对自己的处境并不感到悲哀,贫病凄凉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值得悲哀之处;诗人自己尚且“不自哀”,当然也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但他需要理解,理解他终生不渝的统一之志,理解他为这个壮志奋斗的一生,理解他的满腔热血、一颗忠心,就是“尚思为国戍轮台”的精神状态。这两句诗是诗人灵魂和人格的最好说明,山河破碎,国难当头,自有“肉食者谋之”,诗人不必多此一举。诗人正是因为“喜论恢复”、热心抗敌才屡屡受打击,最后才罢官闲居的。作为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他一生问心无愧,对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尽到了自己的责任,而今后国运如何他可以毫不负责。虽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诗人作为年迈多病的老人也已不能承担报国杀敌的义务了。作为一个既无责任也无义务的七旬老人仍有“为国戍轮台”的壮志,这就让人肃然起敬慷慨扼腕。相比之下,那些屈辱投降的达官贵人和苟且偷生的人,他们承担着责任和义务却无心复国,显得渺小和可鄙。“夜阑卧听风吹雨”紧承上两句。因“思”而夜阑不能成眠,不能眠就更真切地感知自然界的风吹雨打声,由自然界的风雨又想到国家的风雨飘摇,由国家的风雨飘摇自然又会联想到战争的风云、壮年的军旅生活。这样听着、想着,辗转反侧,幻化出特殊的梦境——“铁马冰河”,而且“入梦来”反映了政治现实的可悲:诗人有心报国却遭排斥而无法杀敌,一腔御敌之情只能形诸梦境。“铁马冰河入梦来”正是诗人日夜所思的结果,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诗人的英雄气概。这也是一代志士仁人的心声,是南宋时代的民族正气。

END,关于“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二陆游”的具体内容就介绍到这里了,如果可以帮助到大家,还望关注本站哦!